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品牌 > 正文

揭秘豫章书院国学教育 校长老师学生家长多方回应

来源: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2017-11-28 00:00

最近,江西一家名叫豫章书院的学校备受关注,学校对外宣称可以通过国学帮助问题少年戒除网瘾,但是在这里上过学的很多学生却声称,豫章书院所谓的国学其实就是鞭打、关小黑屋这样的体罚,那么事实究竟怎样?面对重重疑问,法治在线记者多方联系,找到了几位曾在这里上学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并且采访到了豫章书院的校长和老师,试图解开这所书院的秘密。

2013年成立 性质为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这两句诗描述的仿佛就是眼前的这座建筑。豫章书院是江西历史上的四大书院之一,2013年5月,经过当地教育部门批准,这家名叫“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在南昌市青山湖区成立,学校的性质是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

“豫章书院”校长 任伟强:一开始我们就只做国学教育和修身教育这一块的,在教学的过程当中我们引入儒家教育、儒家思想,那么从孝亲尊师这些方面来对孩子引导,发现对多数的学生还是有个比较好的教育效果的。

学生来自全国各地 多为初高中生

豫章书院虽然地处江西,但是里面的学生却是来自全国各地,最多的时候有将近两百名学生,他们大多是正值初高中的十几岁的孩子,一所教授国学的民办培训机构为何会吸引全国这么多的孩子来上学?

家住南昌的小伟从2013年9月开始在豫章书院上学,据他说,当时自己是被几个陌生人从家里给“绑架”过来的。

“豫章书院”学生小伟:给我感觉好像是绑架。我问他们这里是哪里,要带我到哪里。

按照小伟的说法,他就这样被“绑架”到了学校。另一个孩子小尧也说,自己是被以吃饭的名义骗来的。不过,和小伟不同的是,小尧模模糊糊猜到他要被送去的是个什么地方。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那时候在我家电脑搜索历史上,我爸应该没删干净,我就看了几眼,刚好看到有这样的学校,我点进去看了看,我忘了,差不多类似这样的学校。

小尧的家住在距离南昌两百多公里的上饶市,他的爸爸在当地经营着不小的生意,然而自从小尧上了高中,父子俩之间本就有的危机变得更加火药味十足。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就我跟他吵架,然后我也喜欢实在火大了我就摔东西,而且我跟他关系本来就比较恶劣,从小到大就是比较恶劣一种关系。

小尧的父亲:在家里他不念书,他上网,学校在开课,我们大人就急了,我们主动去和他交流,他就熊你吼你,他甚至给你肢体冲突,你怎么办?他个子比我们高。

豫章书院另一个女生的家长殷女士介绍,她的女儿曾经也是这样,不仅抵触和他们沟通,甚至还会和他们动手。

学生家长 殷女士:把门一关,把门一锁,或者甚至还会在房间里面用脚对着你踢门,两个手会打门,我们站在外面就听到咚咚咚。

更让殷女士担心的是,女儿疯狂迷恋手机,甚至为了偷偷买手机,而不吃早饭,将几块、几十块的零花钱、饭钱积攒起来去买手机。

学生家长殷女士:后面的话可能也晕倒过,反正也不吃,而且另外还会和同学合伙大家共用一个手机,会想到吗?我们都没有想到的。

没办法,是这些家长共同的感受,而就在此时,江西南昌的豫章书院进入了这些家长的视线。

小尧的父亲:在网上寻找,因为这么叛逆孩子怎么办,又担心他不念书,又担心他的前途,那我们在网上搜索这些学校,找到这个豫章书院,从这个感觉上因为现在我们是学传统文化的,对国学的这一块我们认识非常深刻,我觉得这个学校非常好,修身养性。

“帮教存在青春危机的人群实现优秀人生”,这是豫章书院与家长签订的协议里的一句承诺。这份协议的入学事项注明,学生可以随到随学,学期是六个月到一年,六个月的费用是31250元,一年是49750元。

这样的学费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并不便宜,但是愿意拿出这么多钱送孩子进来的家长都有一个共同的期望,他们相信,通过豫章书院的“特色教育”,这些连他们做父母的都无法管教的孩子,将会在半年之后迎来一次脱胎换骨的改变。

每个新生初到 为何要被禁闭七天

这间“烦闷解脱室”,在豫章书院又被叫做静心室,但是对于很多学生来说,这里却是限制他们自由的小黑屋,每个学生刚一进豫章书院,就会被单独关在这里七天七夜。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我说怎么能送我到这种地方,什么也没跟我说清楚,我要见我家长什么的,他们就跟我吵起来了,后面我骂他们,他们就开始动手了,动手我就跟他们两个教官打起来了,我肯定打不过他们,然后把我打了一顿之后他们走了。

“豫章书院”学生小伟:在床底下面有一个洞,后来我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那个是故意搞一个洞来吓你,就是蚊虫鼠蚁,老鼠都可以通过这个洞爬进来。

除了几本书,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一直待在这空空的房间里,对于小伟和小尧这样只有十几岁的学生来说,无比难熬。

“豫章书院”学生小伟:他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就是一些古诗词,古文。然后他还叫我背,我问说背不出来会干吗?他说背不出来会挨打,我当时就崩溃了。

校长解释这是“森田疗法”

学生刚入校为何就要单独关七天?对于“关小黑屋”的质疑,豫章书院的校长并不否认,他解释,这其实是一种名叫“森田疗法”的心理治疗方式。

“豫章书院”校长 任伟强:孩子可能一开始来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对抗性,有一些不情愿的地方,那么我们就通过一个相对比较缓和一点的方法,让他先把这个情绪疏导开来,因为青少年在这种情绪激动的时刻,单纯的语言沟通它也起不到效果的,有的甚至直接会对我们老师进行这种攻击。

七天后学生变安静 却称学会伪装

七天过后,从静心室里放出来的学生确实都安静了许多,脾气也不再那么暴躁,然而据小尧说,这些都是他们装出来的。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脾气不是说你一下就能改的,但是确实经过那七天你出来的时候,你知道你不听话你还要进去,就老实一点,能不犯事就不犯事,在那老实待着。

记者:这是学会伪装。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对,你要装一个老实人。

不管是伪装,还是“森田疗法”真的发挥了作用,任伟强校长认为,经过这七天的磨炼,对学生们接下来在书院的学习非常有帮助。

“豫章书院”校长 任伟强:至少不是那种一进来就是要打老师,要逃学要就很激烈的一个情绪状况。

触犯“规则” 要受“龙鞭”惩戒

七天的禁闭生活结束,就开始了正式的上学生活,白天是文化课,晚上则会有一节很多学生至今无法释怀的课程,这节课被叫做考德。考德课上,先是由文化课老师对学生一天的学习做出总结,然后由教官对触犯了所谓“学校规则”的学生予以惩戒,这个惩戒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要用上戒尺和戒鞭,戒鞭又被称为龙鞭。

“豫章书院”学生小伟:那一天我没有背出来他要求我背的古文,然后我就被打钢尺。好像是打了十下,但是我根本不痛。为什么?因为我感觉我心死了,就像一个行尸走肉吧,心灰意冷,没有任何的感觉。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私藏零食,吃饭没吃干净,没吃饭,男生女生传纸条,轻一点就是打戒尺,重一点有更过分的行为就打龙鞭,反正就是各种杂七杂八的小事,而且教官看你不爽也可以拿戒尺打你。

两人回忆,对于一些学校规定的严重错误,就不只是打戒尺了,而是要用到另一样东西,戒鞭。

“豫章书院”学生小伟:我经常会因为太暴力,太血腥了,因为打人的时候,你即使不看,听那个声音,惨绝人寰的叫声都是一种折磨。所以我就经常把视线偏离打人的方向,偏离打人的方向之后,那个教官就说认真看,就一脚踹过来叫我盯着。

校长:体罚非暴力 并非网传半恐怖

对于体罚,任伟强校长认为,这并不是暴力,在打戒尺之前,他们有时会自己先打自己几下,以便掌握好力度。

“豫章书院”校长 任伟强:疼是疼,但是不至于网上说的那么夸张。因为在教育理论当中的话,负强化和惩罚也是一种教育方法,并不是说这就是一种暴力,所以你说我们戒尺、戒鞭是一种暴力的话,我觉得从教育的理论来说,我不是很赞同这种说法,是让学生知道做事一定有所边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对于戒尺戒鞭,任伟强校长说,也没有网上传的那么恐怖。

“豫章书院”校长 任伟强:戒尺就是竹制的,长大约是33厘米一个小竹戒尺,那么这个在孔子曲阜周边那种小精品店就有常见的这种小戒尺。戒鞭是长大约81厘米的一个竹炭纤维。

体罚有明确审批程序 教官专管惩戒

同时,任伟强校长说,体罚是有着明确的审批程序和要求的,他们的规定并没有那么严苛,并不会随便因为一件小事就进行体罚。情况是不是像校长说的这样?我们记者找到了一位曾经在书院工作过一段时间的教官,据他讲,文化课老师会对违反纪律的学生进行记录,而教官的工作内容就是负责惩戒。

“豫章书院”教官 周文亮:戒尺的话这个就是很平常的,学生经常犯错就是打戒尺,那么像男女生说话,异性之间交流,再有些就是说打架,打老师或者说那种想逃跑,这种很严重的,戒尺都是挨的很多的。

那么,在具体执行惩戒的周文亮教官看来,这些方式是否过于严重呢?

“豫章书院”教官 周文亮:第一下就会起个红印子,然后后边就会红肿。这个可能我个人觉得肯定是做得很过的,因为我也是从学生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我也很清楚是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说很多时候在我看来都是没有这样必要的。

遭受质疑学校停办

由于被质疑存在非法囚禁、虐待学生,暴力训练等问题,2017年11月,豫章书院宣布学校停办,学生分流。那么,对于这样一所有着正规资质的民办培训机构,当地主管部门又是如何监管的?

南昌市青山湖区教科体局成幼科科长 周涔敏:每个学期开学的时候我们会对它进行开学工作督察;第二个方面就是每个学年会对它的老师、包括教学培训做一个指导;第三个就是说每年对像该类的机构会进行一个年审;第四方面就是说对这种学校我们每年在暑假的时候会进行一个公示,就是合法的这种民办教育机构我们会进行公示。

记者:那在这些年里有没有学生或者说家长有没有反映过这个学校的一些可能他们觉得不好的情况?

南昌市青山湖区教科体局成幼科科长周涔敏:目前我们没有收到这种家长,包括学生的投诉。

据周涔敏介绍,2014年1月的时候,豫章学院还曾被选定为当地的阳光学校进行试点推广。

南昌市青山湖区教科体局成幼科科长 周涔敏:就是在2013年的时候,经过六个单位的联合推荐,包括我们之前收到两个文件,就是关于预防青少年犯罪的两个文,同时经过我们局党委的研究批准该校增挂“阳光学校”的校牌。

当地六部门推荐 增挂“阳光学校”校牌

据资料显示,2013年12月23日,江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庭、江西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教育处、南昌市司法局社区矫正工作处、南昌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江西师范大学课程研究所联合推荐,建议优先考虑豫章书院成立未成年专门学校。

随着豫章书院有了阳光学校的资质,当地政法机关开始将一些孩子送到这里。

南昌市青山湖区综治办主任 吴佳隽:在这个不良行为青少年的工作上,我们综治办重点就是协调公安、检察院、法院,在他们办案的过程中,针对一些严重不良行为的青少年,在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我们是把他们送到我们专门的学校,也就是阳光学校接受教育矫治。目的就是我们希望这些学生在这个学校里面通过这个教育矫治,能够获得更多的自信,不要再去辍学,不要过早地进入到这个社会,从而他们能够更好地走向他们人生的舞台,更好地融合这个社会,更好的适应这个社会,是这样一个初衷。

那么,吴佳隽主任提到的严重不良行为青少年,指的是哪些孩子呢?

南昌市青山湖区综治办主任 吴佳隽:那么严重不良的青少年我举个例子,就比如说公安机关在他们办案的过程中发现一些不满十六周岁,不能够处以刑法处罚的,而且他们的家长也是没有监护能力的。还比如说检察院对一些部分不起诉、不逮捕的未成年涉罪犯罪嫌疑人,还有一些法院在判处缓刑的过程中,那么一些未成年的被告(人),而且他们还在九年义务教育期间,但是他们原来的学校不允许他们再继续上学,大概就这样的一些情况,我们是所说的严重不良行为的青少年。

据南昌市青山湖区检察院介绍,对于一些不起诉、不逮捕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他们会根据情况送到阳光学校,目前,他们送过八名青少年到豫章书院。

南昌市青山湖区检察院未成年犯罪检查科 黄剑霞:要根据他的帮教条件,比如说他还在学校的,学校有帮教条件,或者家庭有帮教条件的这种我们就不会送过去了。那如果是说他家长有意愿,有的家长也会自愿送过去,然后我们这边如果是在我们本辖区内的,是16到18周岁的,如果他帮教条件欠缺,我们这个孩子的家长又有极强的帮教意愿,这样我们会送过去。

将有违法犯罪记录的青少年送往专门的学校进行矫治,这是当地政法机关的一种新尝试,据了解,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然而,对于其他孩子的家长来说,豫章学院在和他们签订协议时,并没有将这一情况告诉他们。

“豫章书院”学生小伟:我在里面把关押的人分为两种,灵魂干净的和灵魂不干净的,我通常就跟那些灵魂干净的人玩。虽然他们有时候非常调皮,但是你只要在那里面不害人的话,或者是没有犯法的话,我就认为他们内心是干净的,灵魂是干净的。但是关押的那些人里面,确实有一些性质恶劣的,比如说吸毒我就感觉到情节比较过了,有点过头了。

小伟和其他一些曾在豫章书院上过学的学生认为,他们的合法权益遭到了侵犯,2017年11月9日,他们以非法拘禁的罪名,向当地公安机关提出控告。

小伟的代理律师 付健:静思面壁七天,在这个过程中是典型的剥夺了人的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38条明确规定非法拘禁,如果在拘禁的过程中有殴打、辱骂等现象的,是一种加重处罚的情节。

据了解,当地公安机关接到控告后已经正式受理案件。

南昌市青山湖区公安分局法制大队 夏明辉:11月9月,我们接到两名曾经就读于豫章书院的学生来派出所报案,我们给他制作了报案笔录,并且按规定进行受案,这个案子我们将在法定期限内拿出相关的处理意见。

警方正在调查 校长坚信教学成效

2017年11月10日,记者再次来到已经关闭的豫章书院,此时这里只剩几名还未离开的工作人员,虽然警方的调查结果一直还没有给出,但是作为校长的任伟强表示,他坚信这几年他们的教学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豫章书院”校长 任伟强:原先不去学校的甚至说在家里面就是让家长无法安心工作的这部分学生回去之后,能够正常的在这个全职学校里面就读。

面对质疑 “书院”教师难以释怀

豫章书院关闭后,曾在这里负责文化课的伍正平老师回到了远在乡村的老家,做了一辈子的教育工作,现在面对外界对书院教学的质疑,这位老教师总是难以释怀。

“豫章书院”文化课老师 伍正平:我说书院虽然倒了,我觉得我在书院的教育这一块没有倒,因为我从小受我父亲的影响,我父亲总是这样教育我,他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负责的老师。我不知收了多少学生的感谢信,我身边手头这里还保留了几封,如果我原来有心的话我会留下很多,可能不下于100封。

认为豫章书院教学有效果的,还有送女儿来这里的殷女士,她觉得女儿经过在书院的学习,比以前懂事了很多。

学生家长 殷女士:我看她感恩方面还是比较好,她就帮我拿东西,旅行箱抢着拿,她爸走在前面,我走在最后,她可能走中间,她后来看着我人没跟上来,看了一下,看着拉着我的手,这点原来她是不会的,一点都不晓得,以前要是说帮我拿一下,她就会说关我什么事情。

然而,在小尧的父亲看来,送儿子去豫章书院绝对是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对他们父子关系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小尧的父亲:他妈妈带他出来以后,他一直是恨我,而且说很非常难听的话,他甚至还对外人说过,对他同学也说过,这等于是这样就是雪上加霜了这一块,我现在更没办法了。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首先心里有股怨气,你作为父亲把我送进去我不原谅你。虽然我知道自己做错了,现在也不会去犯以前那些事了,但是我就觉得你把我送进去就不想原谅你。

记者:你现在还不原谅吗?过了两年之后。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现在还好,我跟他关系本来就不怎么样,我感觉是形式上的父子。

不仅和家长的关系恶化,小尧和小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止一次地提到,很多人都觉得他们从书院里出来后真的变好了,而只有他们自己的心里最清楚,那些乖巧都是他们出于本能保护自己的伪装。

“豫章书院”学生小伟:以后因为吓破了胆了嘛,所以以后也不敢再乱砸东西,摔东西。

“豫章书院”学生小尧:从书院出来,一开始可能要伪装一下,我确实变好了,要不然合同没到期,他们还能把我送进去,心里还是有点怕的。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 孙云晓:挨打的孩子有两种发展结果是最常见的,一种你打他,他真害怕了,打成窝囊废,要不你打他,他打别人,他变成小霸王,谁想要这两个结果?不可能有人想要。教育一定是有规律的,不尊重这些规律,倒行逆施,即使表面上看有些变化,那只是暂时的,将来我们面对的那个麻烦的后果,这个苦果你是咽不下去的。

孙云晓教授说,对于这些孩子的教育,家长可以做得更多。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 孙云晓:不愿意当面说,写封信也可以,给孩子道歉。老爸和老妈,哪些事做错了,现在真的是明白这么做不对的,向孩子道歉。那么我觉得,我们很爱你,我们现在想要做出改变,然后就是要很真诚地,很用心地改变自己,对孩子来说,最需要的就是看到父母的改变,别看小小少年,他也可能有海一样的胸怀。我觉得一定要相信自己,相信种子是在成长,在发芽开花,它是有成长过程,是有可以变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