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正文

剖析亚洲足球东西亚之争 中超不只能花钱更需职业化

来源: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2017-11-28 00:00

2017赛季亚冠联赛决赛第二回合比赛11月25日在日本埼玉2002年世界杯体育场结束,凭借着巴西外援席尔瓦终场前的破门,日本浦和红钻队以1比0、总比分2比1击败了沙特希拉尔队,时隔10年后再次登顶亚洲赛场,并将代表亚洲出战下个月在阿联酋进行的世俱杯赛。这个结果让亚洲足坛的东、西亚俱乐部之争中,天平再一次倾斜东亚。同时,这个结果也佐证了这样的说法,即仅靠烧钱很难从根本上提高亚洲足球的水平。 ■记者马德兴报道

大热门今年首败 浦和十年后问鼎

应该说,参加亚冠决赛的两队代表了今年东西大区最高水准。希拉尔队从年初就被认为是夺标热门,无论是技战术水平还是人员配置,希拉尔队可以说就是目前西亚最好的俱乐部。在淘汰赛中,希拉尔队先后以3比0、4比0这样的大比分取胜阿联酋艾因队和伊朗佩鲁济队,也说明了该队的实力。

自从阿根廷人拉蒙·迪亚斯去年10月中旬接手希拉尔队后,率队稳步提升。整个2017年赛季,在埼玉挑战浦和前,希拉尔队在国内外赛场上,一场正式比赛都未曾输过!26胜9平先后获得了沙特联赛冠军、杯赛冠军及超级杯冠军。而11月25日对阵浦和队以0比1失利,是该队今年第一次失利,但也就是这仅有的一次失利,让希拉尔队依然无缘问鼎亚洲冠军。

自从1999/2000赛季在亚冠联赛前身的亚俱杯决赛中3比2击败日本磐田朱比洛队问鼎以来,希拉尔队为了圆亚洲冠军之梦,已经奋斗了17年。2014年,希拉尔队曾闯入过亚冠决赛,但遗憾的是,第一回合比赛主场1比1战平对手之后,客场0比0言和,最终澳大利亚的西悉尼流浪者队以客场进球优势夺冠,希拉尔队为此愤怒不已。时隔3年之后,希拉尔队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第一回合还是以1比1战平对手,客场第二回合以0比1失利,最终不得不吞下四年之内两次进入决赛、两次都无缘冠军的苦果。迄今为止,希拉尔队是亚冠联赛(包括亚俱杯赛)历史上闯入决赛次数最多的球队,前后六次进入决赛,但夺冠次数还不如三次进入决赛三次夺冠的韩国浦项制铁。

而在东亚区,尽管排今年亚冠夺标热门前两位的一直是中超广州恒大上海上港,甚至江苏苏宁也一度排名较为靠前,浦和红钻在年初排名尚进不了前三位,但这一排名很大程度上与中超各俱乐部拼命烧钱不无关系。随着比赛深入,浦和队逐渐显现出极强的战斗力。在淘汰赛阶段,浦和队是唯一一支先后在1/8决赛、1/4决赛中逆转的球队,而且都是在第一回合两球落后的情况下逆转。在半决赛以及决赛中,浦和队能够成功地运用战术,都是在客场先稳守反击、拿到平局,然后主场一球小胜取胜,并时隔10年之后再一次成为了亚洲冠军。

不得不说,中超几支球队的“内耗”,某种程度上也是成全了浦和队。上海上港队本来在小组赛阶段有机会可以压倒浦和、以小组第一名的身份晋级,却客场输球、以小组第二名的身份晋级,将江苏苏宁队淘汰。然后在1/4决赛中又通过互射点球,将广州恒大队淘汰,但当再一次面对浦和时,上港队无奈被浦和淘汰。不过,由于国内赛场上表现欠佳,浦和将成为又一支无缘卫冕的亚冠冠军队。

东西之争有定论 东亚职业程度高

尽管这些年来,西亚各国一直在努力追赶,但不得不说,在整个亚洲足坛的“东西之争”中,以韩日为代表的东亚势力依然还是在亚洲足坛占据着领先的地位。

自从2006年韩国全北现代队击败叙利亚卡拉马队,到此番浦和红钻二度问鼎,11个冠军中,只有卡塔尔的萨德队曾在2011年以互射点球的方式为西亚拿到过一次冠军,而其他10次冠军全部都是为东亚球会所获得(澳大利亚西悉尼流浪者队也属于大东亚范围的俱乐部)。

在2002年亚冠联赛正式创办时,西亚球会多少还有一些优势,阿联酋艾因队在2003年夺得第一届亚冠冠军,沙特的伊蒂哈德队蝉联2004和2005年的冠军。但是,那个时候韩日为首的东亚俱乐部相对不重视亚冠,中日韩还搞起了一个“A3联赛”,想与亚冠对抗。但随着A3联赛的叫停,当韩日俱乐部球会对于亚冠联赛越发重视时,东亚的优势逐渐显现出来。所以,从2006年开始,亚冠联赛的冠军大部分都为东亚俱乐部所获得。

至2009年亚冠全面改制,东亚的优势更为明显。至2013年时,亚冠冠亚军决赛在东亚两支球会之间进行,即广州恒大队与韩国首尔FC。这其实是更进一步显现出东亚球会的优势。之后,亚足联修改竞赛规则,原本东亚区和西亚区的球会只是在小组赛和1/8决赛中不相遇,从四分之一的八强赛展开混抽。从2014年开始,东亚球会和西亚球会只在决赛中才相遇。这个方案的修改,也是由西亚势力主导的,他们希望这一竞赛规则的修改,可以让西亚球会夺取亚冠联赛冠军的机率更高。

尽管西亚的算盘盘算得很好,但从2014年也就是希拉尔队原本觉得最应该夺冠的那一年开始,四年过去了,西亚球会依然未能如愿以偿。不得不说,韩日两国的职业联赛发展依然是最好的,至少在亚洲范围内如此,日本的职业联赛成为亚洲诸国和地区发展职业足球学习的样板。

一个颇能说明问题的是,亚足联在职业联赛发展过程中全面实施俱乐部许可证制度,像今年征战亚冠的沙特四家球会中,原本应该有伊蒂哈德队这支老牌俱乐部,但迄今为止,伊蒂哈德没有拿到许可证,因而被亚足联禁止参加亚冠联赛。其参赛资格只能由沙特国内联赛中第五名的球会取代,而第五名法特赫实力有限,在小组赛中就早早被淘汰。而在明年的亚冠联赛中,像曾经夺冠、在2016年闯入决赛的阿联酋艾因队也可能因同样的原因无缘参赛。不管是伊蒂哈德还是艾因,都算西亚足坛劲旅,但连起码的职业俱乐部许可证问题都未能解决,这就反应出了西亚足坛的职业化进程情况了。

显然,足球并不只是花钱卖人那么简单。于是,在整个东亚与西亚之争中,东亚占据优势恐怕并不仅仅只是一种巧合。从2014年东西亚球会在决赛中才会汇合开始至今,澳大利亚、中国、韩国和日本球会各夺取一次冠军,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中超不只能花钱,更需学会职业化

在今年的亚冠联赛中,来自叙利亚的射手卡尔滨以10球成为了最佳射手,帮助希拉尔队闯入决赛。在今年年初,他加盟希拉尔队时,俱乐部才花了130万美元。而今年亚冠联赛的MVP则是帮助浦和夺冠的巴西外援席尔瓦,在10场比赛中攻入了9球,包括两回合决赛中各贡献一粒进球。而席尔瓦也是在2017年初加盟的浦和队,此前三个赛季在日本的另一家球会新泻天鹅队效力,其转会费也才120万美元。

记得今年亚冠联赛开始之前,中超三强上海上港队、江苏苏宁队以及广州恒大队是三家排名身价榜前三位的队伍,甚至将其他东亚参赛球会“甩开几条街”。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浦和夺冠。这么说,不是要批评与指责中超球会,因为职业足球本身需要金钱支撑,没有钱恐怕就无法支撑下去,更何况当初的广州恒大队烧钱曾烧出了效果。而且,当中超球会在拼命烧钱时,西亚球会也在花钱。但同样是花钱,缘何效果截然不同?就像上海上港队,其烧钱程度相比以往的广州恒大,只能算是“大巫见小巫”。可是,恒大队取得了成功,缘何上港队未能如愿?

某种程度上,希拉尔队的卡尔滨和浦和红钻队的席尔瓦与当年恒大队引进的穆里奇、克莱奥这样的外援颇为相似,其中的核心恐怕还是一个“匹配”问题,即外援能够和整个球队融合到一起,才能将战斗力最大化。相比而言,上港队的失败恰恰就在于引进的外援与本队的原有球员难以匹配,导致整个球队无法形成一个整体。

当浦和队夺冠时,或许很多中超球员或中超球队会感到“不服气”,但是,浦和最终夺冠,何尝靠的不是整体?而且,在半决赛与决赛四场比赛中,必须承认浦和队的整体战术、对对手重点球员的限制是非常成功的,恰恰是靠着这种整体,让浦和队能够时隔10年重新夺冠,也让日本重新捧回了亚冠奖杯。而相比浦和,中超的球会尤其是上港队和江苏队,虽然拥有足够的大牌,可始终无法捏合成为整体,无缘晋级恐怕也就成为必然。

所以,中超联赛想要重新登上亚冠,花钱是一个方面,而另一方面需要学会如何花钱、如何让球队真正变成一支球队(TEAM),而不是像浩克那样只知道单打独斗的所谓天价球星当“大腿”。

按照亚足联的相关规定,明年中超联赛依然是“2+2”个席位,除了广州恒大队和上海申花队将直接进入小组正赛外,上海上港队与天津权健队都将先参加一轮资格赛。那么,明年的中超球会前景将会如何呢?能否让亚冠奖杯重新回到中国?我们只能拭目以待。